杏子杏子杏杏子

不要日lof!!!谢谢合作!!!
这里杏子,小透明一只(๑•̀ㅂ•́)و✧
转到lof外请先找我本人蟹蟹(๑˙ー˙๑)
↑不存在的

【双道长】银红

:风月霜雪六月主题征文,主题重逢。

:欢迎加入风月霜雪,群号码:297557582

:BE的心都有了我跟你们讲

:但还是强行掰回HE

:三次炼狱模式,又一不小心写得有点多_(:з」∠)_

:啰哩啰嗦一大堆,总之日常OOC预警

:私设时间线……原著结束后。

:好吧,能接受请往下√

——

宋岚推开门时,屏风后那人正在念诗,这却不妨碍他第一时间发现来客。

“……舞低杨柳楼心月,歌尽桃花扇底风。道长,你可知这两句之后是什么?”

屏风后的人连半刻也未停顿,又自顾自笑起来。

“道长你肯定是知道的。从别后,忆相逢,几回魂梦与君同。今宵剩把银红照,犹恐相逢是梦中。”

宋岚将早就写好折齐的信递入屏风后,有人接过去,然后就是信纸被展平所发出的细碎声响。

“虽说族中长老曾嘱咐过我不要过多卷入红尘俗事,可是若是帮道长这样仙风道骨的人物,想必算不了入红尘。”

屏风后的人微微摩挲纸面,目光落在最后一行字上。这封信前半部分的字迹潇洒跳脱,颇有些龙飞凤舞的味道,唯有这最后一行,端正严谨,又傲骨天成。

看样子这才应是那道长的笔迹吧。

那人摸摸下巴。

“凶尸无梦。但奢望故人入梦而已。”

这样的心愿,还真叫人不知说什么好。

他叹口气:“还请道长去那边榻上躺下吧,无需拘谨。”

宋岚依言,他合衣躺下,窗缝间漏出一线阳光。

一股若有若无的香气飘来,像极了白雪观里的满山寒梅。

他莫名有些疲惫,刚闭上眼却忽然听到一声再熟悉不过的呼唤。

“子琛。”

宋岚猛地睁眼,他那挚友眼覆白绫,站在床头不远处,笑意盎然。

“子琛。”他又唤了一声,“我回来了。”

宋岚只觉得浑身上下没一处是听使唤的,他急急起身,站到地面上那一刻才发现自己在发颤。

声带一次又一次振动,发出无意义的音节。他看见晓星尘露出担忧的神情。

“子琛……?可发生了什么?”

手被人一下捉住,晓星尘感到宋岚在他手心里连续不断地划出字符,他凝神去感受。

「对不起,错不在你。」

宋岚又写了一遍。

「对不起,错不在你。」

晓星尘的笑容在一瞬间黯淡下来,他反握住宋岚的手:“子琛,你无需道歉。若错不在我,那么更不在你。说到底,只是我们运气皆不算好罢了。”

百余年前那座城里的阴云,仿佛在这一刻重返。

“咳”

屏风后传来一声有些尴尬的轻咳,适时将两人从不好的回忆中唤醒。

“在下还是孤家寡人一个啊……既然两位得以重逢,那么在下对宋道长来说也无什么必要了,请回吧。”

屏风后的人揉揉眼睛,明明还隔着屏风呢,眼睛居然还不知道为什么传来一阵刺痛。

待那两位道长并肩离开,他才合上手中的书卷,起身打开窗,让阳光从窗外透进来。

再说两位道长那边。

晓星尘抬起脸感受空气中的温度,植物的清香弥散在空中。他心情颇好地笑问身边人:“子琛,这是哪里?”

宋岚的目光不自觉被他带笑的嘴角吸过去,过了片刻才意识到,偏开头的动作带着欲盖弥彰的味道。

「蜀地。」

他飞快地在晓星尘掌心写道。

“蜀地?”晓星尘用空着那只手敲敲下巴,另一只还继续和宋岚的相握,“子琛,我以前就听说过此地有一片竹林,晚上满天飞的都是萤火,一起去看看可好?”

「我们正在路上。」

宋岚看着他眼上绷带,胸中翻涌着自责之情。

“想不到当初和你说过的你都记得,”晓星尘用指尖在他掌心轻轻地挠了挠,“子琛这样周到,倒是叫我不知道该如何回报呢。”

「不需。」

宋岚顿了顿。

「因果牵扯已深,连你我都不需分,更不用计较这些。」

“子琛,我明白的。”晓星尘发出一声轻叹。

那片竹林在蜀地算是名声在外,因为入夜后流萤满天的优美景色,得了个群星殿的称呼。

蜀地人热情好客,因此他们没费多大功夫就找到了路,说来也巧,就在他们远远看见山峰的影子时,夕阳正好完全没入山后。

霎时间,满山竹林中有大片大片的光点浮现。

“子琛,天黑了么?”

「是」

“好看吗?”

「星斗乱颤,银河飞溅」宋岚废了好大劲儿才把那句只是不如你憋回去。

晓星尘歪头想了片刻,兴冲冲地拉着宋岚往山里走:“那确实很美。子琛,我们快去看看。”

宋岚露出一个有些无奈的浅笑,又生怕他被什么绊倒,将他紧紧护在身侧。

两人就这么一路走,一路低声“交谈”。到了差不多半山腰的位置,晓星尘示意宋岚停下。

「怎么了」

“子琛,我们来对剑吧。”

宋岚半垂下眼,在他手心一笔一划地写道——

「好」

他解下背上霜华递到晓星尘手里,自己则握上拂雪。

“请吧。”

晓星尘话音未落,自己就冲了出去,剑尖寒芒直指宋岚发冠。宋岚手腕一翻,拂雪招架一瞬,随后他整个人便顺势倒飞而出,落在一竿竹上。只见晓星尘将身一扭,紧随其后。一时间竹林间剑气纵横,金属铿锵不绝于耳,而两把名剑映着月光,在招式往来间仿佛也成了两朵飞舞自在的流萤。

晓星尘忽然将剑一收,反身蹬在另一竿竹上,想打宋岚个措手不及,哪知脚下一滑,失去了重心。宋岚见状急忙想去接他,谁料脚下也一滑,最终两人一起摔进了一地的竹叶里,宋岚皱着眉头把晓星尘扶起来,帮着掸干净了他身上的灰尘,才草草掸了掸自己的外袍。

“唉,都怪我。害得你也一起摔下来了。”晓星尘看起来有点懊恼。

「不怪你」宋岚环顾四周,不少被剑气划伤的竹子伤口处都有水流出,「今夜无风,难怪有竹泪。」

“竹泪……我记得不是个好兆头啊。子琛你怎么认为?”晓星尘伸手去摸身旁的一株竹,果然摸到一手冰凉。

“……确实不是吉兆。”宋岚毫无征兆地开了口,嗓音有些生硬和沙哑。

晓星尘脸上的欣喜几乎要溢出来:“子琛!你恢复了!”

“只是梦话而已。”宋岚眼神复杂地看着他,“星尘……你可知我已把拂雪,埋在江南?”

四周的景物扭曲、变形,最后化成漫天光雨碎裂在一片空白里。

“星斗乱颤,银河飞溅。当真是绝景。”

宋岚自嘲般笑笑。

晓星尘把手搭在他肩上,头也顺势埋进他颈间,这让他的声音听起来有点发闷:“子琛,你莫要急。我已经和无羡商量过了,不过多久我就能回来。再等我几日,好吗?”

宋岚轻轻撩起晓星尘的一缕发,发丝又很快从他指间滑落。他将手覆在晓星尘手上,神情专注而庄重,像是在许下什么承诺。

“好。”

他这样说。

屏风后的人合上手中的小山词,他已听见床榻那边传来了细微的声响。

“道长终于醒了。”

有翻身下地时地板的吱嘎声,窗户合上的声音,然后就是逐渐接近的脚步声。

有用灵力勾勒出来的字浮现在空中,正好落在屏风看出去的空隙里。

「阁下可知群星殿?」

“群星殿?三十多年前就毁于战火了。”

「多谢。」

宋岚抬手在空中落笔干净利落,依稀可以窥得多年前那个年轻道人的影子。

他转身离开,背上的剑柄上镂的霜花在阳光下闪着光。

-END-







评论(3)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