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子杏子杏杏子

不要日lof!!!谢谢合作!!!
这里杏子,小透明一只(๑•̀ㅂ•́)و✧
转到lof外请先找我本人蟹蟹(๑˙ー˙๑)
↑不存在的

【双道长】生贺-傍夜谈

:给教主的生贺


:依旧是我很喜欢但是就是有点奇怪的西幻paro


:假装是个睡前小甜饼(←反正我是在睡前写的诶嘿嘿)


:日常ooc预警


:可以接受吗?








——

王城的傍晚总是美得像画,天上的每一朵云都有半边被染成红霞。

每天的这个时候,大祭司总是和执政官一起穿过有喷泉的广场,然后在“有三个心眼”的市场前分开,各自去往各自的住处。


他们的黑发在大片金棕中总是特别显眼。大祭司的白袍被夕阳染上温柔的赤色,在同一时刻,执政官整齐的衣摆,也被添上艳丽的红。


人们恭敬地让出一条道路,私底下的谈论却从未停歇。


他们长着一副来自东方的面容,这就够最能说会道的游吟诗人唱上三天三夜了,更何况有不少去过东方的人都说,大祭司和执政官的性格,就像那边的人所推崇的两种智慧,一种像山,一种像水*。


骑在父亲肩膀上的孩子听了这话,伸长脖子去看执政官笔挺的脊背,又回头望望天边隐约的山脊,觉得还算有道理。


梳着发辫的姑娘瞥见大祭司的笑,只觉得圣池里的水都没有那么光彩熠熠。


“那就这样吧,明天再说。”大祭司温柔地笑笑,从执政官手里接过自己的书,转身走进人群里。


等最后一点残辉消失,又是一个温柔的夜。


晓星尘推开卧房门,窗开着,窗帘被夜风吹动,窗外夜色一片静美。


大约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窗台上坐了个人。


晓星尘哑然失笑:“子琛,你来了怎么也不和我说一声。”


此时一身夜行衣的执政官,自然地从怀里掏出一个木盒,晓星尘也极其自然地接过。


盒里是什么东西,他们都心知肚明。


不过宋岚还是把盒子打开了,盒子很大,只装了一朵暗红的小花,乍一看像是溅起的鲜血。


晓星尘笑着将它捻起来,还调侃似的在宋岚面前晃晃:“这是我今年收到的第几朵啦?实际是潜伏者的执政官阁下。”


“当年白相一年也只收到过二十七次通知。”宋岚避开不答,他呼出一口气,身形像是陷入了茫茫夜色里。


“我去问过深秋的阿芙娜的价格,光是定金可贵了,你们收了钱,不动手还不退定金,甚至还来提醒我,这得让买我命的人多失望啊。”晓星尘把花放回盒子,然后收进柜子里,和其他六个同样的盒子放在一起。


随后两人沉默了一会儿。晓星尘嗓音压得极低,像是在自言自语:“我都不知道,还有什么可以说的了。”


“三百个心眼都不够集市还没关门。”宋岚像是在寻找话题。晓星尘听到他这话没忍住,笑出了声:“当初那么随意的调侃,你都还记得啊。”


“记得的。”宋岚把目光从灯火移回到晓星尘身上。


最后两人依旧非常自然地交换了一个亲吻,傍着温柔的夜色。

-END-


评论(2)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