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子杏子杏杏子

不要日lof!!!谢谢合作!!!
这里杏子,小透明一只(๑•̀ㅂ•́)و✧
转到lof外请先找我本人蟹蟹(๑˙ー˙๑)
↑不存在的

『濯墟纪』 长路远兮,不得安也

:啊啊啊一个随意的脑洞笔力不够将就着看吧
:意思意思完善一下白安道。
:GO?

------

107年,祁朝第三任帝王白安道于二十七岁时结束了七年之战,将祁朝的疆土开拓到了接近前任帝王在位时的两倍大。

深夜,书室里烛火深幽。
年轻的帝王目光专注,笔墨在纸上勾勒出一片大好江山。
他有些疲惫地轻揉太阳穴,深呼出一口气。

第二天清晨,大雪纷飞。

明黄的篷盖在雪地里显得格外引人注目,浩浩荡荡的随行队伍被拉成一条线。
走到山下的一条小道前,年轻的帝王紧了紧身上的狐裘,摒退了所有侍从,孤身一人上山。
这条小路并不平坦,甚至有些荒草丛生。帝王的衣角常常被树枝挂住,他总是再耐心不过地解下来,仿佛早已习惯。

小道的尽头,是一方灰矮的坟。
帝王用手拍干净墓碑上的雪,用袖子拂开碑上的灰,“白远道”三个字显了出来。

“兄长……”
帝王半靠在碑上,低声呢喃。

那个年仅十三岁被迫继位,十七岁被人陷害误入东南蛊林,后执着那把神剑,于二十岁时在敌阵中杀了个三进三出的人,以一己之力开疆拓土却死于战争中积累下的旧伤的人,从来不是他,而是他的兄长,白安道。然而那个辉煌又璀璨的人,却只能以他的名字,葬在这荒郊野岭,而不是他应葬的气派皇陵。
他自幼喜欢琴棋书画,性格比起兄长也更为文静。先王曾笑称他们合起来就是文武双全,分开来……

“分开来啊……”王座上的人刻意拖长了嗓音,脸上满溢着笑意。
一左一右两个几乎长得一模一样的孩子摇着他的衣袖,连声要求着他把话讲完。
“要我讲完可以啊,”先王指了指自己的脸颊,“要安儿和远儿每个人亲我一口。”
年幼的白远道乖巧的造作了,同样年纪的白安道却是趁机弹了一下父亲的脸,被赏了一个暴栗后才不慌不忙的亲了一口。
先王笑着摇头,将两个孩子都揽进怀里:“你们两个分开了,谁都会一事无成,所以要互相扶持,答应我,好吗?”
两个孩子脸上露出了相似的笑。

“互相扶持……”
白远道呼出一口白气,他从怀中掏出那卷画,用火点燃。
“哥,希望你看得见,也听得见。”
“七年之战结束了,天下太平了。”
“等侄儿长大了,我就将真相告知于天下。”
“哥,父亲说我们要互相扶持,可我一个人又该怎么办呢?”
“多希望时间过的快些啊……”

画卷一点点化为了灰烬,帝王拍拍身上的落雪和灰尘,将坟头草拔净,又像来时一样下了山。总有树枝勾住他的衣服,他总是无限耐心的解下来。

回宫的队伍依旧浩浩荡荡,明黄的篷盖上落了一层薄雪,队伍又被拉得更长了些,像一根松散的线,又像一排紧密的点。

-END-




评论(1)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