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子杏子杏杏子

不要日lof!!!谢谢合作!!!
这里杏子,小透明一只(๑•̀ㅂ•́)و✧
转到lof外请先找我本人蟹蟹(๑˙ー˙๑)
↑不存在的

夜将 6

:个人理解有,私设有,给老宋开了个小挂
:垃圾洋的便当,请签收:)
:相信我最后是大写的HE
:讲真我在好奇为什么我当初要写薛洋这个片段,直接过渡反而更自然一些……多半是傻了。
:OOC最高级预警。

:目录走这里http://apricotx3.lofter.com/post/1d741bf6_d1f6179
:总之接受?

------

莹白的雪一片一片的飘,阵法的光晕波动得愈发剧烈,像是一锅即将煮沸的水。

薛洋放肆的大笑不知何时停止了,但他脸上的嘲讽意味反倒愈发明显:“宋子琛……倒还真是个胆小鬼。”
晓星尘勉强给了他一点余光。
“道长你看啊,他连直面你的勇气都没有,还不如……”薛洋话音未落,阵法就化成金辉消散在空气中。失去了这一依仗,他反倒显得更加从容了些。
他微眯眼,笑容后是藏不住的恶意:“道长,我决定来见你的时候就是做好了死在这里的打算的。我觉得有一件事道长你必须知道,姓宋的他……”

黑雾凝结,剑光闪。
薛洋永远的住了嘴。

“我怎样?”
宋岚声音清冷。一阵风卷过,黑雾凝结成他的身形。
他依旧一身黑袍,拂雪剑尖微斜,从上滚下一串血珠。斗笠上的黑纱遮了他大半的身影,但那一双黑眸依旧犹如深冬瑞雪,寒潭覆冰。同时又一如既往的,在望向晓星尘时软化下来,像是白雪在暖阳下消融,深潭落了一池春花。
被那样一双眼看着,晓星尘忽然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他不知为何有些紧张,不由自主地舔舔唇,过了半晌才找回自己的声音,语调不知为何,却带上了几分小心:“子琛……?”
宋岚僵了一下,迅速拢好黑纱,将他苍白到有些病态的脸色遮盖。
“子琛,无论怎样,你我都是……至交。”晓星尘放柔了语调,鸦羽似的睫半垂,心里在回忆他用至交代替的地方本想说什么,但却怎么也捉不住之前闪过的那一道灵光。

只是至交吗?
宋岚觉得心头仿佛有一片阴云落下,待他回神时指侧已被掐出一道红痕。
很俗套的情节。得到了一点,却不满足,叫嚣着想要更多。
“我明白的,星尘。”他听见自己这样说,语调是同样的平和,“只是师门中尚有要事未处理完,因此无法与你一同。”

要事?

心底有个声音笑得张狂。
还不抓住这个机会重修旧好甚至更进一步?

若说薛洋是个歇斯底里又纯粹的赌徒,那宋岚作为赌徒来说大概一点也不敬业,明明握着一手好牌,但就是迟迟不敢下注。

他冷静地压下了心底的叫嚣,迟疑了片刻决定转身离去,却忽然被人从背后抱住。

晓星尘抱住那人的那一刻,对方偏低的体温透过布料沾染到他身上,连带着宋岚身上独有的那股如同雪后山林的气息。
“子琛,这世上能让我完全安心地托付性命之人只有你,也始终只会是你。”

风吹开了阴云,露出半角蓝天。

-TBC-







评论(8)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