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子杏子杏杏子

不要日lof!!!谢谢合作!!!
这里杏子,小透明一只(๑•̀ㅂ•́)و✧
转到lof外请先找我本人蟹蟹(๑˙ー˙๑)
↑不存在的

夜间飞行

:啊一个偶然间的脑洞。以及有错处或者BUG欢迎指出。

:您的双道长小甜饼请签收。不要也得要。

:其实藏了一个小彩蛋不知道诸位有没有发现owo

:虽然是独立短篇但还是。目录走 http://apricottree.lofter.com/post/1d741bf6_d1f6179

:好啦依旧是OOC预警。

:航班起飞!(x)

------

宋岚看了一眼手表,在得出航班已经晚点一小时四十七分的结论后叹了口气。想到原本到达接近午夜的航班变成出发将近午夜,他又叹了口气。

晓星尘平日作息规律,难得熬一次熬夜,已经困得厉害,迷迷糊糊地靠在宋岚肩膀上,眼睛半闭,不知是睡着还是醒着。

机场候机厅冰冷又空旷,本来就少的旅客又坐的零散,让它看上去更加寂寞。

宋岚看向一旁的玻璃窗,玻璃上映出两人依偎在一起清晰身影。晓星尘也在看着这边,两人的目光通过玻璃的反射得以交汇。

宋岚有些紧绷的脸色一下子软化了,晓星尘更是露出一个柔软的笑。

机场广播响了起来,终是传来了登机的消息。

晓星尘直起身子,下意识地揉了把脸。待他反应过来时,微温的唇在脸侧一触即离。视线里,宋岚一双眼带笑:“可爱的紧。”晓星尘只得无奈摇头,转过身,耳尖红透。

大件的行李早被送去托运,两人身边只剩下一个提袋和一个背包。晓星尘拎起袋子,将自己和背包一起挂到了宋岚身上,带着几分再明显不过的报复意味:“宋道长,要辛苦你了。”

宋岚从包里拿出机票,由着他去,反正这人过不了多时便会自己下去。

穿过空旷而冷清的过道,交织在一起的足音在大厅里回响。陆续有人起身加入这队人员稀少的队伍。

待查过票登上机又安顿好随身携带的行李,被机舱里暖气一熏,晓星尘困意又泛上来。他将头往宋岚肩上一靠,看那架势俨然是想不管不顾的睡一场。

宋岚微微调整姿势好让他靠的舒服些,又脱下外套披在他身上。过了不久,晓星尘呼吸就绵长起来。

竟睡得这么快。宋岚眼角泛上带着些许纵容的笑意。

正注视着晓星尘睡颜之际,他感觉手臂被人轻轻碰了碰。他回头。坐在两人右侧的是个女孩子,她推过来一张毛毯和一张纸条,脸上带着善意的笑。

宋岚点头致谢,轻手轻脚地把披在晓星尘身上的外套换了毛毯。然后才看向纸条。

“这趟航班落地前有一段时间可以看见很漂亮的星空。”

他从包里翻出一支笔,写了多谢又把纸条还了回去。

宋岚的字写得非常好看。笔笔金钩银划,仿若以傲梅为筋雪为骨。行笔间是几乎溢出纸上的浩然仙气。

女孩子显然被惊艳了一下,原本有些复杂的目光里又多了几分惊叹。

飞机上的灯熄了,机舱里一片昏暗。睡意弥漫在呼吸间。

宋岚也有些乏了,他在不惊动靠在肩上的晓星尘的前提下换了个舒服些的姿势。将头靠在椅背上,脸侧正碰着晓星尘的黑发。

微凉的温度透过皮肤传递到心里,令人不自觉得平静下来,就像晓星尘这个人一样。

机舱里愈发的安静了,多半人都陷入了沉睡。

时间一点一点的流淌,宋岚被人轻轻地推了推手臂,从沉眠中醒来。

女孩子笑着指向窗外。

地上的灯光勾勒出道路和河流的轮廓,远近交织着,恍若棋盘的经纬纵横。连绵的山沉默地着,半躬着撑在天边。视线稍稍上抬,墨黑的夜空中星辰闪耀,像是黑绸上被谁随手撒下一把闪耀的银沙。

若不是在深夜,在半空中,谁能想到这城的布局原来是这样精美,又有谁能想到浓云后是这样一片天。

机舱里不知哪个角落发出一声惊叹,搅破了一池恬静。

这景确实难得。宋岚犹豫着。只是看着身边人安静的睡颜,却又舍不得吵醒。

女孩子再次递来一张字条:飞机快抵达目的地了。

这样的话就只能将人叫起来了。宋岚不自觉得叹气,然后动作轻柔地拍拍晓星尘手臂,嗓音压得很低:“星尘,醒醒。快到了。”

晓星尘睁开眼,只是还没来得及清醒过来。耳畔是再熟悉不过的嗓音,眼前却不是熟悉的房间而是……椅背?

哦,原来还在飞机上啊。

他按了按脖子,转头看宋岚,对方却示意他看窗外。

窗外?

晓星尘一下子清醒过来,目光中满满都是惊叹。

宋岚在一旁看着他的眼睛,忽觉得那一片星空竟比不上他眼里那片星海。

飞机降落了。

女孩子在征求了他俩意见后拍了一张两人并肩而行的影子的照片。

那天,或者说第二天,有个叫做阿竹字青的账号上传了这张背影,配的文字很简单——

清风明月当配凌霜傲雪。

-FIN-





 

评论(8)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