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子杏子杏杏子

不要日lof!!!谢谢合作!!!
这里杏子,小透明一只(๑•̀ㅂ•́)و✧
转到lof外请先找我本人蟹蟹(๑˙ー˙๑)
↑不存在的

首无今天也在赚外快 1

:全程首无小天使第一人称,为此磨皮磨了很久就是不知道有没有效果_(:з」∠)_

:日常OOC_(:з」∠)_

:现代paro日常向

:私设在一家公司里只是分成好几个工作室。工作室之间相互有竞争。

:READY?

——

酒吞大人今天心情很糟糕。

似乎是被隔壁组抢了业绩。

没方法,谁让隔壁有山兔有妖琴,跑不过人家呢。想到这里,我瞄了一眼在过道上瑟瑟发抖的镰鼬。

哦对,忘了自我介绍了。我是首无,负责帮茨木大人拿重物的。虽然可能因为我在军中待过所以晴明大人安排我到茨木大人身边还有阻止他打架以及第一时间通风报信的意思。

此时我正抱着一大叠纸质资料跟在茨木大人身后,走在送死,啊不,去酒吞大人办公室的路上。

茨木大人自从我不让他拿资料开始就有点燥。他以前手受过重伤,导致那只手不能拿重物且动作僵硬。

道理他都懂,但他就是燥。

——起码在路上我是天真的这么觉得的。

再长的路也有走到的时候,况且从茨木大人办公的地方到酒吞大人的办公室还没多远。

我低下头,一边努力削弱自己的存在感一边给自己的生命做倒计时。

『茨木大人敲门了。』

『酒吞大人应了一句很不耐烦的进来。完蛋了听上去心情已经不能用很糟来形容了。』

『开门了开门了开门了!』

门打开的那一刻,我仿佛看到了黑气如实质般涌出,门后气压低得可怕简直写满了不要靠近。

茨木大人毫不受影响——无论是他之前糟糕的心情或者压抑的气氛,如往常一般,赞美从他言语中满溢而出。

我觉得酒吞大人心情会变得更糟。

然而下一秒我就看见酒吞大人本来像被雪女砸了十个暴风雪的脸色奇迹般地回温——虽然只回升到被砸了七个暴风雪的程度,但这也是壮举了。

我在资料的遮掩下悄悄拿出手机把这一情况发了出去,很快就收到了回复。

青色款人型自走提灯:收到。酬劳会在月末发给你的。

我把手机收好,假装什么都没发生过。

这也算是我日常的外快吧,青行灯大人叫我一发现酒吞大人和茨木大人之间的互动就发给她——她写本子用——而且报酬相当丰富——毕竟在这个公司里的每月工资还不够我买墨镜的。

下次一定要找晴明大人把墨镜钱报销了嗯。

-TBC-


评论(2)
热度(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