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子杏子杏杏子

不要日lof!!!谢谢合作!!!
这里杏子,小透明一只(๑•̀ㅂ•́)و✧
转到lof外请先找我本人蟹蟹(๑˙ー˙๑)
↑不存在的

夜将 8

:觉得自己真是高产【醒醒,杏林亡了】

目录

:这章的内容我特别喜欢一边写一边傻笑_(:з」∠)_

:假装我在发糖

:至交的话……同榻而眠应该也没关系吧。

:但,OOC是少不了的owo

:总之请多坦待啦。

——

夜风从未关紧的窗户缝里钻进来,吹散了一室暖意。

晓星尘感到一阵凉意,不安得皱眉,然后睁开眼。

原本睡在他身边的宋岚不知去向,他从睡得暖烘的被窝里探出手,试了试枕席的温度。

凉的。

晓星尘一个激灵,急忙披衣起身,在推开窗看见那一轮明月时,他忽地安下心来。

原来又是月中了么?

记得曾经年少同游,也有一日他半夜醒来发现身边人不见。只是不同于此时忧心他抛下自己独自离去的急,当时的晓星尘满心满眼全是唯恐宋岚遭不测的惶。

等他拿了霜华匆匆跑出客栈,一回头,却发现那失踪的宋岚正坐在客栈房顶独自一人看月亮。

后来,晓星尘才知道,每月月中白雪观观内是会有一场赏月宴的。从那时起他就觉得,宋岚这人看上去叫人不敢亲近,实际上心底却柔软的很。

念及往事,他眼里的笑愈发温柔。

晓星尘动作干净利落地翻上房顶,果不其然,看到了那一袭黑衣。

宋岚长发披散着,外袍也仅是披在肩上。有一轮银月落在他手中的酒盏里,周身也笼了一层银辉。他面上与平常无异,只是一双如寒潭的眼中多了几分空茫。

这人多半是醉了。

晓星尘无奈的同时又感到几分好笑。他踏过铺了月光的青瓦,走到宋岚身边坐下,极其自然地接过对方手中酒盏,凑到唇边饮了一口,然后笑道:“子琛,你大半夜的跑到人家房顶上喝酒看月亮——喝的还是寒山雪——就不怕哪家姑娘看见了以为附近新来了个俊俏的采花贼吗?”

宋岚从他手里拿回酒盏,指侧相触的那一刻,晓星尘才发现,不知是不是由于酒的缘故,平时体温偏低的宋岚,此时连指尖都烧得滚烫。

晓星尘就看着对方盯了酒盏半晌,然后一口饮尽。就在他想再说些话的时候,宋岚忽然倾过来,在他耳边低喃了句什么,随后带着酒香和冷香,一头栽进他怀里。明显是不胜酒力,睡了过去。

晓星尘下意识地帮宋岚调整了个更舒服的姿势,思绪却被搅成一团,只有宋岚那句呢喃是清晰的。

他说:“星尘,花怎及你万分之一。”

-TBC-


评论(8)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