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子杏子杏杏子

不要日lof!!!谢谢合作!!!
这里杏子,小透明一只(๑•̀ㅂ•́)و✧
转到lof外请先找我本人蟹蟹(๑˙ー˙๑)
↑不存在的

夜将 10

:争取第十二章完结(ง •̀_•́)ง啊不知不觉大纲(讲真这玩意儿直到我写完第三章才在数学课上肝出来)都走完大半了

:前文个人主页麻烦翻一下,受够lof的链接了_(:з」∠)_

:假装有哲学思考,假装我在撒狗血

:小星星决心打直球(并不)

:日常OOC预警

:于是开始吧?

——

霜华光华流转,剑身带起一往无前的利风,那一瞬的气势仿佛连天地都被斩破。

血溅,风止,剑收。

倒下的夜将尸首,在一刹那化为光点散入黑雾中,端的是如星如雨,美不胜收。

晓星尘注视着光点,感到前所未有的迷惑。

夜将是由人死后执念不散的魂魄而变,消散时却总是这样满天金芒的光景。话本子里从不缺少高僧度化恶鬼,恶鬼执念消散再入轮回的故事,那故事里得了度化的恶鬼执念消散之时,也总是被描绘成同样的光景。

斩于剑下,便等同于度化了吗?

晓星尘手腕一抖,剑上的血珠便纷纷滚落。

他恍惚时会觉得自己又回到了之前独身一人寻找宋岚的日子,不过就算那样没有希望,几乎只是习惯性的寻找,也比遇到宋岚前那段孤身一人,心灰意冷的日子好。

当天晚上晓星尘做了一个梦。

梦中是一片无尽的麦田,收割过的地里只剩下一片短短的麦茬。

沉沉的夜从空中落下,张开双翅,遮住最后的阳光。有一抹纱似的黑雾轻飘飘的伏在地上。

呼救声由远及近,连带着有些狼狈的粗喘。

那也许是个晚归的村姑,或者是个被从家中赶出来的妇人。

有一个夜将跟在她身后,不急不缓,无声的步伐中显出戏耍似的残忍。

女人显然已经精疲力竭,跑着跑着就摔倒地上,再爬不起来。

夜将也玩够了,准备收下这条性命。

妇人眼里透出绝望,求生欲令她拼命挣扎着,不住地发出凄惨的悲鸣。

忽然之间,剑光一闪,凛然的剑意在空中划出一道弧线,斩掉了那夜将半条手臂。

夜风卷过,原本伏于地上的黑雾扬起又散去,空气中显出一道身影,伴着飘飞而下的凉雪。

夜将恼怒地扑了上去。

两人缠斗数百回合,最终那先来的夜将不敌,倒下化作漫天飞光。

后来那人转过身,想安抚一下受惊的妇人,哪知那夫人从头上拔下一根细长的金钗,竭尽全力向他掷去。他哪里有防备,匆匆侧身,脸上却还是被刮出一道血痕。

他抿唇,递去拂尘想引她起来。

“你也是那种怪物!不要虚情假意!”妇人的声音因为恐惧而无比尖锐,像是一柄刀,直扎进他心里。

晓星尘忽地醒了,他起身推窗,窗外却无星无月天色昏沉。

梦里那个人是宋岚。

他指尖不自觉地收紧。

世人对夜将惧怕和厌恶这本没有错,但宋岚不应承受这些,他本应是那个傲雪凌霜的宋子琛。

晓星尘后悔了。

他后悔在重新见到宋岚的那一刻,为什么要因为对他无端变成夜将的疑虑,没有第一时间告诉他,无论他变成什么样,他是宋岚这一点都不会变。

他后悔了。

“子琛……”

-TBC-

我我我我好像卡文了,接下来有点写不下去了_(:з」∠)_















评论(2)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