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子杏子杏杏子

不要日lof!!!谢谢合作!!!
这里杏子,小透明一只(๑•̀ㅂ•́)و✧
转到lof外请先找我本人蟹蟹(๑˙ー˙๑)
↑不存在的

众妙长生

:新年快乐!

:您的双道长新年小甜饼到了请签收

:私设原著结局延续

:友情提示,吃饭时用筷子指人不礼貌哦x

:OOC预警

:开吃吧x

——

风大了,四处的彩旗猎猎作响。

白雪观覆了一层薄雪,在流动的山水线条中自是巍然。

炉上的小壶里咕咕噜噜,梅子干在酒液中上下翻滚。

亭中的积雪已被扫净,露出石板的一片青黑。

宋岚端坐在亭中,看着晓星尘和阿箐一起从房中走出来。

冰凉的空气扑面而来,晓星尘即使裹着厚厚的狐裘也不禁打了个颤。

宋岚忽然想起来,晓星尘刚复生不久,还没有恢复之前的修为,差不多就是凡人之躯。他自责了一瞬,赶紧收起酒炉往屋里走,还不忘顺带用宽大的外袍将他裹进怀里。

阿箐悄悄的笑,故意将竹杖笃笃敲起来,然后就听见晓星尘说:“阿箐,莫要闹了。”

想想就知道晓星尘此时脸有多红。

年夜饭本来就安排在室内,宋岚之前一时兴起想和晓星尘像从前一样赏雪沽酒,却忘了晓星尘的身体情况,于是他把酒炉放在窗边,又拿了个暖炉过来,任凭红泥酒壶里梅子干继续翻腾。

宋岚揽着晓星尘到酒炉边坐下,在他掌心里写写画画,晓星尘半侧着头,像是在认真倾听,然后轻声笑着予以回应。

阿箐忽然间开始懊恼自己为什么没有学过画画儿,要不然她可以把这一幕画下来,贴在墙上,天天晚上睡觉前看一看,那样的话,大概连梦里都会浸透暖意。

年夜饭大部分是阿箐做的,宋岚还能帮忙切菜洗菜,晓星尘由于眼睛不方便直接被赶到一旁坐着他赌气一般抱着霜华,脸颊鼓得圆圆的。

阿箐一直在笑着念叨,语气和动作都无比轻快,像只小雀儿。毕竟这是晓星尘重回人世的第一个除夕,对她来说也算是第一个团圆的除夕吧。

宋岚也没能帮多久的忙,等菜都处理好以后也被赶到晓星尘身边坐着。

晓星尘感到身边多了一个人的温度,他笑起来,抿抿宋岚衣角:“怎么?宋道长也被嫌弃了?”

宋岚无奈,在他手心写下一个是。

菜肴陆陆续续上桌了,宋岚想去帮忙却被阿箐笑着挡回来:“宋道长您还是去陪陪晓道长吧,他一个人坐在那里都无聊得快要长蘑菇了。”

宋岚凝灵力在指尖,在空中写下一行字:长了正好加菜。

阿箐噗地一下笑出声。

晓星尘神色疑惑地看向这边:“子琛,阿箐,怎么了?”

“没什么,”阿箐强忍笑意,“只是宋道长想吃蘑菇罢了。”

晓星尘看上去更加疑惑。

等到菜全部做好,三人都坐到饭桌边,阿箐用筷子点着,一道菜一道菜介绍过来,她每介绍一个菜,宋岚就夹起一筷子送到晓星尘嘴边,份量刚好,等这一口咽下去以后,阿箐在介绍下一道菜,下一筷子正好送到嘴边。

等阿箐介绍完,这桌菜晓星尘也尝了个遍。各人便各自动筷,只不过晓星尘碗里总会莫名奇妙多出几块去了刺的鱼肉,或者手边多了一碟剥好壳的坚果。他笑起来——虽说今晚他一直没敛过笑容,然后去拍拍阿箐的头,或者用小指去轻勾宋岚的。

吃完以后,三人不约而同的选择丢下碗盘,去院子里放烟花。阿箐拿着一根烟花甩啊甩,金灿灿的火花在空中划出优美的弧线。

晓星尘忽然颤抖着出声:“子琛……我好像能感觉到一点光了。”

“真的?”沙哑却熟悉的嗓音响起,连宋岚自己都愣住了,难以置信地伸手摸自己的咽喉。

阿箐扔下烟花扑过来,明明是在大笑着,眼角却沁出泪花:“宋道长!晓道长!太好了!”

世人也欲求长生妙法,我却独愿以长生换与你一世相伴。

-END-

结尾强行点题x新年快乐!祝各位心想事成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以及垃圾网络,回复不知道为什么失灵可能要等一下_(:з」∠)_












评论(8)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