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子杏子杏杏子

不要日lof!!!谢谢合作!!!
这里杏子,小透明一只(๑•̀ㅂ•́)و✧
转到lof外请先找我本人蟹蟹(๑˙ー˙๑)
↑不存在的

天命 1

:全程甜甜甜就是一串(?)甜饼,本文主走感情线x

:想写出命定的感觉结果最后只能想到巧合_(:з」∠)_

:老宋日常耍帅x

:日常OOC预警

:那么,可以吗?

——

天定者,命也。

愚者企图逆天改命,殊不知只能得镜中花水中月一场。

才刚过立春,天气就逐渐回暖,河岸边垂柳的低枝也冒出新叶。

晓星尘半靠在桥栏上,看着映天接水的斜阳一点点暗下去。他前些天一时心血来答应要给别人画一副关于夜归的画作,但怎么画都找不到感觉,已经不知道连着多少天傍晚出来找灵感,直到夜半才归家。

他把低头时滑落的发从眼前撩开,打算换个地方观察。

就这样过一会儿换个地方,过一会儿换个地方,直至柳梢挂上月钩钩也没有结果。

晓星尘用指尖搓了搓垂到眼前的新柳,决定到此为止,最好明天就找对方把那画约给毁干净了。

他放下手往回走,却忽然看见一人站在巷子那一头。

拂尘似雪搭在臂上,身形修长气质高洁,明明面上透了几分赶路的疲倦,但一身玄色道袍依旧一尘不染。

那人向晓星尘看过来,迟疑片刻后面上寒霜稍融:“莫走三井巷。”

晓星尘不由得愣神:“那……还多谢。”

那人突然出现好像就为说这句话一般,说完转身就走,毫不留恋。还是晓星尘将人喊住了:“敢问这位……名号?”

那人转头看他,双唇轻抿:“时候未到。”

晓星尘感到一点笑意从心底漫上来,也不知为何。

后来他倒是没走三井巷,改从边上的宫街绕过去。只是后来听说,那天晚上三井巷地上不知为何塌了一块,下面就是连着其中一口井的水脉,似乎是光线太暗,有好几名过路人都不慎掉进去淹死了。

听说这事,晓星尘只是微微叹息,心底却对那天那个黑袍道人的身份存了几分疑惑。

然而回到家中看那幅完成了大半的画作,他又是存了几分感激的。

画上那个黑衣的道人身姿如松柏凌霜,寒梅傲雪,自三千红尘而过也不会沾染半分尘埃。

晓星尘用指尖轻轻勾过墨迹凝重的衣袍。

-TBC-





评论(10)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