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子杏子杏杏子

不要日lof!!!谢谢合作!!!
这里杏子,小透明一只(๑•̀ㅂ•́)و✧
转到lof外请先找我本人蟹蟹(๑˙ー˙๑)
↑不存在的

【酒茨】桂花载酒

:脑洞一开就_(:з」∠)_

:想写出鬼王从年少转变到成熟的过程

:想写燃向可是似乎没有成功的样子?

:非常,非常,非常严重的OOC预警

:READY?

——

就算是妖鬼,也有算得上年少轻狂的日子。

那段时间酒吞刚刚成为大江山的王,处理事物厌了烦了的时候便甩手就溜,徒留星熊在空荡荡的大殿里长吁短叹,痛心疾首。

那时酒吞觉得,关于饮酒,一人独酌才是正道。

那段时间里,他都独自去了哪里呢?

酒吞曾登上过人类号称第一高楼的楼顶,盘腿坐在栏杆旁,迎着呼啸的风饮一壶烈酒,他半眯起眼,竟把这山边小城看出了京城的气势磅礴。

不知是饮地太急抑或太过兴奋,他猛地被呛到,歇斯底里地咳起来。

酒吞抬手擦去嘴边的酒液,眼神亮的惊人。他转到楼的另一面,不远处大江山的阴影像是一只全身紧绷的野兽,半伏下身子,毫无顾忌地向世人展露獠牙。

他将空了的酒坛一摔,发出一声脆响,转身挥臂带起凛冽风声,直指城最中心那面城旗,像是无声的宣战。

酒吞也曾一人月下泛舟,一杯神酒先敬月,再洒入水中。喝得尽兴了,便拿起船桨拍着水面,放声高歌不知哪听来的曲调。

他去过那些小酒馆,一边喝人类堪称粗劣寡淡的酒,一边听那些酒客讲各路妖鬼的传闻——多半是关于他的,听得兴起,就送对方一碟小菜,管他真真假假,假假真真。

后来,酒吞身边多了个茨木,从刚捡来时瘦弱的一只,逐渐成了威风八面的鬼将。

于是酒吞就多了个酒友。

他开始觉得,一人喝酒,还真是无味。

酒吞偶尔在山上待的无聊了,就带着茨木一起溜,带他去自己当初去过的地方,渐渐的也走了个遍。

在高楼上的刺骨寒风中,酒吞喝着神酒,有一搭没一搭地听茨木边晃腿边吹嘘他。每次茨木讲得激动忘了喝酒,他就放下酒碗用筷子叮叮咚咚就是一通敲。茨木闭了嘴看他:“挚友你嫌吾烦了吗?”“没什么,”酒吞看着他金色的眼一阵无奈,“给你记个字数。”

他们身后的大江山,阴影像是餮足后陷入沉眠的兽,看上去无害又宁静。

酒吞带着茨木去划船,一杯酒先敬月,再碰杯。茨木难得安静,酒吞就用船桨去拍水面,给他唱自己以前不知从哪里听过来,又不知道什么时候唱过的歌。

昏暗温暖的酒馆里,酒客本讲茨木童子和酒吞童子的传说讲得正起劲,却被一阵忽然响起的大笑惹起了怒火,他愤愤瞪向笑声传来的角落。却让化作人形的茨木和酒吞笑得更加厉害了,酒吞唤人来结了帐,让侍者给酒客送一碟记在自己帐上的花生,换来一个莫名其妙的眼神。两人又肆无忌惮地笑作一团,互相搀扶着走出酒馆,毫不理睬旁人的目光。

有知己同游,的确快哉。


再后来,人类终于升起斩杀盘踞身边野兽的念头,在一片火光与血色中,迟的过分的狼烟终于升起。

虽然人们常说「喝酒伤身」,但本大爷不这么觉得。对本大爷来说,「酒治百病」。

只要一起喝一杯,就能知道对方是什么器量。

看看那些不沾酒的家伙,简直是无聊透顶!

阎魔那混蛋还留在另一个世界啊?还真亏她在那种阴湿狭窄的地方还能呆得住啊。

大天狗那个笨蛋,还在追随着那个蠢货吧?也是不像样子啊。

剩下的就是荒川主,听说那家伙也加入了大天狗一伙吧?那可真是够闲的。

酒吞端起酒盏,对着明月遥敬一杯。

身边的茨木还在喋喋不休,却也罕见的顾上了喝酒。

等茨木酒劲上头,自己也喝得微醺,酒吞便乘兴给他讲一点自己的故事,等到日后再变成他嘴里夸奖自己的一部分。

茨木醉后一个劲儿灌酒,看得他都有些心疼自己的佳酿了。酒吞动作自然地接过他手里的酒盏,在他额上轻拍一下,就看着人醉倒在地,呼呼大睡起来。

他轻呼气,一口饮尽盏中余酒。

果然心态不同,酒的滋味就不一样啊。

欲买桂花同载酒,终不似、少年游。

-END-

全文存在的目的就是为了最后一句诗x










评论(1)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