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子杏子杏杏子

不要日lof!!!谢谢合作!!!
这里杏子,小透明一只(๑•̀ㅂ•́)و✧
转到lof外请先找我本人蟹蟹(๑˙ー˙๑)
↑不存在的

【双道长】天命 2

:老宋日常装逼x

:命师宋X画师晓啦!你们自己点的文自己转头就忘了我好想哭啊啊(ಥ_ಥ)人家要拿小拳拳锤你们胸口x

:总之日常OOC预警

:感觉怎么样都写不出原著里两位道长那种清风明月凌霜傲雪的感觉_(:з」∠)_

——

赵家的主屋里,气氛凝重。

在场众人都忍不住将目光跟随着那个气质如风霜高洁的黑衣道人,在屋里转了一圈。随后看着那位道人立于桌旁,运笔如风推行云。

“世间惜无神仙药,玄奘出行流火时。”

最后一划终了,道人将笔搁在砚旁,拿起搁在一旁的雪白拂尘,挽回臂上后微微顿首。

像是得了赫允似的,所有人一下子分成两拨,一半围到案几旁推敲那所谓批命,一半则凑到黑衣道人跟前试图套近乎。

要知道,世间号称能知晓天命的人千千万,能真正看破的寥寥几人,都出自那白雪观。眼前这位还听闻是白雪观的得意弟子,哪能不动结识的心思呢?

这位道长似是被纠缠的有些烦了,本来就面无表情的脸更覆一层寒霜,步伐也刻意快了几分。

有的人见状心知没有希望了,就回身挤去看批命,剩下的人继续围在这位年轻道长身边。

道长面色又沉几分,他想开口驱赶开身边的人群,却兀地看见侧厅墙上的一幅山水。

“那幅画……”

“嗯?画?”周围人开始张望起来,有机灵的率先看到,“哦,道长您说那幅啊!您若喜欢送您了便是,老三!道长看上你的画了!”

被唤来得赵家老三刚开始还有些不情愿,连连推脱并表示友人所赠不可轻易转送,但他看了道长片刻,却忽的一个激灵——这道长,和那夜归里的那人怎么那么相似?

他思忖片刻,不知想到什么忽然笑起来:“不知道长贵姓?”

“免贵姓宋。”

“既然如此,我便将这画做个顺水人情,送给道长了,还望道长多加爱惜。”

旁人看看老三,觉得他这话着实前言不搭后语,宋道长却神色庄重地点头应允。

既然谈妥了,自是有下人将那画收起来包好给道长拿过来。宋道长向赵老三行了几步,将拂尘倒拿,在他手心写下一字,而后接过画卷,翩然而去。

赵家老三一下子成了众人焦点,纷纷问他那道长写了什么,他挠头:“似乎……是个匡字?”

批命向来费解,这两条批命便被束之高阁。

只是当到了七月赵家大夫人因病去世,多年后赵家老三因在乱贼中救出天子却牺牲了几名爱将,在最终被封为异姓王的时候,批命才忽得明了。

诗经有云:七月流火,九月授衣。流火便代指七月。那玄奘是西行取经,玄奘出行便是西去,又代指家中有人逝去。再结合那前一句,这“七月有人因病而逝”的意义,就再明确不过。

而所谓匡,乃是去了部首就是王。

这白雪观的名声,怕是要因这位宋道长,更上一层楼了。

-TBC-

批命我自己瞎扯的qwq不知道意思有没有到位

下一章老宋就和小星星见面啦(๑•̀ㅂ•́)و✧







评论(9)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