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子杏子杏杏子

不要日lof!!!谢谢合作!!!
这里杏子,小透明一只(๑•̀ㅂ•́)و✧
转到lof外请先找我本人蟹蟹(๑˙ー˙๑)
↑不存在的

【双道长】思人

:情(shao)人(kao)节快乐

:现代paro

:短小的贺文因为完全没有准备qwq学生党哭晕在厕所x

:日常OOC预警

:总之可以接受吗?

——

“星尘。”

耳畔传来轻唤,晓星尘转过头去看坐在自己身边的宋岚,脸上不自觉得带了一点笑意:“怎么了,子琛?可有什么事?”

电视的光明明暗暗,屏幕里一片欢闹夹杂着几乎肉眼可见的粉红泡泡。

宋岚似是忍无可忍地抬手关了电视,坐得更直也不知想干什么:“星尘,你……”

“我?”晓星尘脸上的笑意愈发明显,他挪挪身子换个姿势,又半窝到宋岚怀里。

宋岚顺手环住他,表情却带了几分不安:“你……可有欣赏的诗句?”

晓星尘弯了眼眸,笑声轻快:“子琛你不是早就知道吗?就是那句‘野芳发而幽香,佳木秀而繁阴,风霜高洁,水落石出’啊。”

宋岚看起来一下子松了口气,从沙发的暗格里拿出一个小盒子,赶在晓星尘打趣他什么时候开始藏东西了以前,抓紧把盒子塞到人手里。

宋岚对晓星尘的反应做了种种猜想,却没想到他会露出苦恼的表情:“怎么办,子琛,我忘了给你准备礼物了。”

宋岚准备安慰,然后就看见晓星尘动作飞快地拆开包装。

里面是个白色的手机壳,上面的文字正是他向来喜欢那句诗,况且晓星尘认得的,那字就是宋岚一贯的笔迹。

晓星尘干脆维持着高举手机壳的姿势,整个人倒在了宋岚怀里:“宋道长,你这是没收到礼物不甘心,想让我天天睹物思人吗?”

宋岚觉得脸颊和耳朵滚烫。

晓星尘抬眼看他,眼睛漂亮的像是千里烟波映了一轮皓月:“子琛,我有没有和你说过,在整句诗里,我最喜欢风霜高洁这个词?”

宋岚特别耿直地摇头。

晓星尘“噗”地笑出声:“子琛你还真是……”他吸了口气平复笑意,表情看上去认真极了:“那是因为风霜高洁,总让我想到子琛你啊。”

宋岚没忍住,亲了上去。

-END-


评论(4)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