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子杏子杏杏子

不要日lof!!!谢谢合作!!!
这里杏子,小透明一只(๑•̀ㅂ•́)و✧
转到lof外请先找我本人蟹蟹(๑˙ー˙๑)
↑不存在的

【双道长】天命 5

:我觉得OOC有点严重orz

:欢迎收看本期老宋来讲冷笑话

:最近不知道为什么好想发刀啊可是我要发糖x

:对于一个洁癖来说身上湿湿的简直不能忍_(:з」∠)_

:总之可以吗?

——

在晓星尘听来,宋岚这一句话可谓惊天动地,他本来刚从呛了水的难受劲儿里缓过来,这下子又开始呛起来了。

宋岚强板着脸道:“以其人之道还其人之身。”

“咳咳子琛你这可就强词夺理了,”晓星尘拍拍胸口扯出一个笑,然后就是撕心裂肺的一阵咳。

宋岚想起身去帮忙,却因担心重心不稳又一次落水作罢,只能拾起船桨划船,不复一开始的悠然。

两人浑身又湿又狼狈的回了客栈,一路上收获各色注目无数。

宋岚一路走得飞快,眉间皱成一团,整个人更是从头到尾流没有一处不露出一股由衷的崩溃之感,晓星尘忍不住想笑,但顾及好友的自尊心又只能忍着。

两人各自进了自己的房间洗漱更衣,晓星尘匆匆更完衣想找宋岚还外袍,敲敲门却只听见里面传来一阵水声和宋岚闷在水汽中有些发闷的声音:“稍等,马上来。”

“不必,子琛是我。”晓星尘忙出声道,“你的外袍还在我这里,要我给你送进来吗?”

“门还未闸上。”

晓星尘推门进去,宋岚双臂搭在桶檐上,半侧着头望向这边,神情仿佛早有预料:“挂在那边架子上就好,还麻烦你了星尘。”

水汽将他常年冰覆雪染的眉眼间化为几分温和,长发浸湿后更如浓墨铺就,他安静得看着晓星尘挂好衣服,再平静得和他对视。

晓星尘脑海里忽然闪过一句不知在何处看来的诗词,明明不是形容人的,放在此时的宋岚身上却觉得无比合适。

*冰皮始解,波色乍明。

直到宋岚把掉下的一缕长发拨开,晓星尘才突然醒过神来,他含了些许歉意笑笑,转身离去,却忽然在门前顿住脚步。

“子琛,明天是花朝节,一起去游玩可好?”

“好。”

宋岚伸手推开窗,外头不知道什么时候下起了小雨,小城里花锦重重,尽数缀上晶莹细碎的水珠,衬着大片青砖白墙,随着无数交织分布的绿水,汇入那天边的黛色中,叫人看着便不由得心生柔软。

所谓,半壕春水一城花,烟雨黯千家,不过如此。

-TBC-

*冰皮始解,波色乍明:出自《满井游记》,写湖面的一段话emm后文的花朝节也是在里面看到的(๑•̀ㅂ•́)و✧

评论(9)
热度(14)